下级栏目:二胎热点高龄产妇二胎备孕二胎孕育

二胎来了,如果你也在蠢蠢欲动,那我们先来算笔账。生二胎的成本究竟有多高?一二线城市的差距又有多大?《央视财经》记者分别走访北京、上海、深圳、成都,为我们揭晓真实数据。

这里是图片说明

北京

一年前,央视财经《消费主张》记者在北京采访的时候,北京的二孩生育意愿并不如预期,那么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一年后,北京市二孩生育的情况又如何呢?生育了二孩家庭的消费支出到底增加了多少?

面对已经“放开二孩儿”的政策,央视财经“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发现:有将近五分之一(19.46%)的家庭认为,孩子的意愿决定是否生于二孩儿。

今年49岁张亚英不仅白手起家创造出了自己的美容养生事业和温馨的家庭,还在47岁时生下了她的第二个孩子——兰熙。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兰熙的姐姐兰冰,今年24岁,和妹妹相差21岁多,她是张亚英24岁时在东北老家生的。

张亚英的爱人兰常照是北京市民航医院的儿科医生,自从有了二宝兰熙以后,他就主动放弃了各种应酬和社交,开始了家和单位两点一线的幸福生活。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张亚英说,高龄生育后精力不足,家中事多,人少是最现实的问题,因为双方父母的年龄都已超过80岁,根本不可能帮忙照顾二宝,所以她们只能花钱请育儿嫂和保姆来帮忙。

张亚英夫妇告诉我们,高龄的二孩妈妈要想身体健康、事业和家庭兼顾,就必须有能力并且舍得付出金钱。

张亚英给我们算了一笔帐,怀二宝的十个月:产前检查每次都要四、五百,十几次下来至少六、七千元,虽然她在孕期没敢吃太多营养品,但为了二宝的到来买了一万多元东西,怀孕期间的开销大约为2万元。

生育时,由于是剖腹产花了1万多元,请月嫂花了八千多元,花费近2万元。

孩子满月之后至今就一直请着育儿嫂,育儿嫂每月30天的工资近7000元,保姆工资4000元,孩子吃的羊奶粉,一个月近2000元,孩子喝的进口水每月约1000元,尿不湿一个月大约600元,儿童用品、玩具、衣服等每月近千元,保健备用药每月近百元,各种保健品以及益生菌每月也得几百元,为了孩子出门有地方玩,他们已经办了3个游乐场的卡花费2千元。

目前兰熙开始上早教班,一节课平均200元左右,已经交了3万元钱,再加上孩子每年11万元的高额保险,这些的费用估算每年在36万左右。如果从兰熙满月到她三岁时就大约需要花费108万元。这还不包括生病治疗的花费、由于二宝带来的家庭营养调理开销、阿姨的生活费用开销、带孩子出外旅游的费用等等。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张亚英还给我们预算了一下兰熙3岁以后的支出,幼儿园一年9.6万元,育儿嫂一年8.4万元,孩子喝的进口水每年约2万元,保健备用药每年近千元,游乐场所每年2千元,保险费每年11万元,儿童用品、玩具、衣服、图书等每年至少1万元,除此之外为了增加外出活动的机会,还需要再请一位司机年薪也至少4到5万,这些费用合计每年在37万元左右,4年下来就是148万元。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这样算下来,从怀孕到二宝兰熙7岁幼儿园毕业,张亚英一家需要付出的费用大约是260万元,而这还是在车子、房子都已经提前解决的情况下,如果没有解决,至少还要多付出一百多万元。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实际上,二孩的生育风险是高于头胎的,因为高龄、再次怀孕等情况,二孩遇到早产等意外情况的风险会更高。

根据北京市卫计委提供的数据,2016年北京市高危孕产妇比例突破60%,为2015年的1.13倍。即便生育二孩面临的风险和花费都很大,但在过去的一年里,在北京还是有不少人选择生育二孩。

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老年与妇幼健康服务处处长郗淑艳告诉我们,根据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统计,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的2016年1月到12月,北京市的分娩量达到了28万,比2015年提高了百分之62.51%,其中有37%是二孩,最大的二孩妈妈是54岁。

北京妇产医院产科主任医师丁新,告诉我们过去的一年多,她在工作日,每天都要工作十一、二个小时,生育数量的增加带来了医疗资源的紧缺。为此,北京市卫计委也采取了应急的和中长期的不同的保障措施来应对生育高峰。

上海

2016年央视财经“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数据显示,在最不想要二孩儿的省份排名中,上海高居第四。那么在全面放开二孩儿后,上海二孩目前究竟是什么状况呢?那些生育了二孩的家庭和他们预想的一样吗?

家住上海浦东的黄益斌和妻子都来自江苏,夫妻俩大学毕业后就在上海打拼,如今黄益斌是一家公司的营销副总,家庭年收入50万元左右。儿子10岁,女儿两个月。说到两个孩子,夫妻俩嘴角总是挂着一丝甜蜜。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黄益斌和妻子都已年过40岁,他们告诉记者,在这个年龄段要二孩,一方面是因为儿子很想要个妹妹,更重要的是家里经济能力能够承担得起。

夫妻俩前年就又买了一套靠近上海市中心的学区房,解除了两个孩子的长远之忧。

黄益斌说,他公司事务太忙,回家亲近女儿的机会很少。大儿子已经10岁,基本能够自理。双方的父母身体好,都争抢着照料妻子和小女儿,这样一来,照顾第二个孩子的问题也基本解决了。

黄益斌妻子:难点就是怎么兼顾工作和家庭的问题,现在是产假,以后怎么办是个问题。现在我们还没有明确的说,不去上班了或者什么。

黄益斌粗略地统计了一下大宝去年的花费,他发现,教育支出占了大头,有五六万元,光学费就有三四万,这是因为黄益斌选择了一些民办学校和私立学校的教育。其它方面,旅游费用两万多,生活费两、三万元。合计大宝一年的花费在十三万左右。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黄益斌:如果二宝上幼儿园了,完全是双倍,乘以二,一年算一下,大概25万左右。

25万对于黄益斌一家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但是他们却显得很乐观。

黄益斌说,夫妻俩双方都有兄弟姐妹,当年老家都很贫穷,父母都能把他们养育到大学毕业,未来,夫妻二人也一定能把一双儿女教育得更好。

记者在上海多个城区调查发现,大多数二孩父母认为,养育二孩,房子是长远基础,教育是最大的支出。

在上海中等偏下的二孩家庭中,养育二孩支出一般会占到家庭年收入的百分之三四十左右。

记者在上海市卫计委了解到,上海市2016年新生儿数量比2015年略有增长,幅度很小。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产科副主任,金敏菲告诉记者,全面二孩后,据他们产科统计,一年来,这里分娩量并没有显著增加。但是,高龄产妇占比是比较突出的。

深圳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已经一年多了,央视财经“经济生活大调查”数据显示:有将近四分之一的家庭(24.15%)表示暂不考虑生二孩儿。考虑要二孩儿的家庭,除去自身不能规避的年龄和身体因素,最大的影响因素是经济负担,占60.65%。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养育二孩的花费究竟有有多大?哪些开支成为二孩家庭的烦恼和难点?我们去深圳看一下。

刘定勇,是位新晋奶爸,因为自己是央企职工,因此在没有二孩政策时就放弃了要二孩的打算,可是随着自己年龄渐渐增大,与朋友们经常聊起一个孩子的孤独,于是在二孩政策来临后,46岁的他就第二次当了奶爸。虽然有过带孩子的经验,可是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13个年头。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刘定勇和妻子吕锡静显然对之前如何带大儿子,早已忘得差不多了,所以在二孩儿到来后,夫妻俩对照顾小儿子并不像想象的那样。

精力不足对于人到中年的人来说,的确是不小的挑战。

我们从数据上看,孕育二孩的需求70后偏多,所以导致深圳以至于全国的高龄产妇增多,据了解,很多二孩准妈妈都是疤痕子宫,就是第一个孩子剖腹产留下的,这个对于生第二孩来说非常危险。

深圳市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王忠告诉记者,之所以疤痕子宫生育二孩面临这么的危险,是因为现在还没有仪器能够准确的检查出子宫壁的厚度,因此谁都不能判定疤痕子宫再生育的危险系数有多大?何时会发生危险?而且像吕锡静这样超过40岁的高龄产妇又占到了相当的比例。

不仅如此,小儿子的到来让这个家的生活,增添了多种压力和烦恼,为了照顾两个孩子,刘定勇不得不把72岁的母亲从重庆接来。

刘定勇现在住的房子因为是复式结构,老母亲照顾孩子要楼上楼下的跑,非常不方便。因此刘定勇打算再换个平层的大些的房子,而且车也由于二孩儿的到来需要更换。

刘定勇算了笔账:

怀孕到孩子1岁:2万生活费加5万的保姆费;2岁:1万生活费加5万保姆费;幼儿园:5万生活费加3万培训费;小学:10万生活费加5万培训费;中学:12万生活费加6万培训费,到中学毕业总计54万元;此外,换7座车25万,换房要额外再加200万。

吕锡静:经济上肯定有压力,但是我想应该最主要的还是精力,因为毕竟我和我老公年纪也都不小了,然后他18岁如果上大学,我都快60岁了,我老公已经满了60岁了。

这些只是对一个家庭生活质量的影响。而对于医疗机构的压力,却远不止高龄产妇的增多,就深圳而言,二孩政策虽放开,但医院的硬件设施和人员的配备并没有得到改善。

深圳市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王忠:整个二孩政策开放以后,没有特殊的投入,所有的压力都压到医护人员们头上去了,我院去年接生了21600多,我就这一家医院250张床,现在的床位,包括去年,满走廊都是病人,本来应该我6个医生应该管45个病人,现在搞到80多个病人去了,工作量增加了,人还是这么多人,医护人员都处在一种高度的紧张状态,没有哪一个医生,下了班能走的。

国家政策的放开,生二孩对于很多家庭来说,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不过,家庭的经济问题,孩子的教育,生活的压力都是应该考虑的问题,这些也是困扰年轻父母的生育二孩的难点和痛点。

成都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一年,多少家庭已经生养二孩?在成都,养育二孩到底多了哪些支出?乐观开朗的成都人,会如何应对生养二孩的经济负担?

刘婧家的老大今年三岁,上的是私立幼儿园,这里高额的费用,已经让她感觉到,教育支出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在成都,具有一定规模的私立幼儿园,费用都比较高,每年大概在三万五到八万元钱之间。公立的相对要便宜很多,但是学位相对紧张。

刘婧家因为有两个孩子,所以选择幼儿园的原则,一个是就近,接送比较方便,再一个希望孩子能尽早上幼儿园接受教育。

刘婧告诉记者,除了幼儿园的支出,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各样的兴趣爱好培训班,这部分开支也是很大的。

刘婧家的二孩出生后,因为双方的父母也都还没有退休,小两口根本忙不过来,所以家里一直请着保姆。

在成都,育儿嫂每个月的工资一般在六千元到一万元钱左右。这保姆费也是有了二孩之后的另一大支出。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记者在成都卫计委了解到,2016年,仅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的分娩量,就达到了24612人次,较2015年的20480人次,上涨了20.2%。而且其中三分之一为二孩。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常务副院长,林永红告诉记者,面对人口出生量大幅增长的情况,成都市卫计委充分调动各级医疗资源,采取了积极措施。

这里是图片说明视频截图

因为有了二孩,成都的六户人家都有各家认为增加的消费支出。但是当谈到二孩给家庭带来的改变时,几乎所有的家庭成员一致地认为快乐更多、感动更多。

责编:小喵女

推荐内容Commend

      精彩图集Album

        本类近期热点ViewRank

          0351-3575108